凌晨上網看到“人權團體強調:死刑是廉價正義”的新聞時,就想寫這篇文,但真的太晚了,怕黑眼圈連遮瑕膏都遮不住所以忍到現在。佳微想問人權團體:現在的台灣社會連廉價的正義都沒有時,會變成甚麼樣?人權團體說對一句話:處死犯罪者不能真正解決問題,沒錯!但是,真正要做的不只是保護受害者的機制,而是從社會基本面改變,是台灣的教育體制、問題家庭輔導機制、孩童成長過程中身心輔導問題。這些完整的措施政府都還沒有明文規範、人民也不確定政府的落實度,就說要廢死刑,不就是變相的草菅人命?受害的終究是平凡的大眾,甚至會衍生新的社會問題,加重社會負擔。

 

      很多十惡不赦的殺人犯大多有可憐的過往或嚴重的心靈創傷,導致人格、心靈的扭曲,的確值得同情和輔導,但是不是濫情的幫助!且這種人都還不少智慧型犯罪,真的能因為終身監禁而改變嗎?倘若逃獄、或來個大釋?變成有假釋的空間時,那受害者家屬得知這樣的訊息後勾起的龐大痛苦回憶與無奈找誰求助?

 

      佳微在這要和人權團體說,廢除死刑是世界大趨勢沒錯,但是在政府體制不完整下,你們是否先從真正的問題根源著手改變?殺人犯不是天生下來就想殺人,必然是有個歷程的,也請關注即將受死的人之虞,想想受害者的傷痛是否是你們更加該關注的,還有我們的司法體制改革的問題,當這些都做好了,再來說台灣要廢除死刑吧!

人權團體強調:死刑是廉價正義

更新日期:2010/03/28 04:11  

〔記者謝文華、陳怡靜/台北報導〕網友上凱道聆聽受害者故事,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直指,如果以為執行死刑就能讓受害者得到安慰,這是「太廉價的正義」,處死犯罪者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受害者家屬的心靈撫慰、生計及後代輔導、教育,都須制度性照顧,政府應建立完善機制保護受害者。

 

朱學恒批判支持廢死的人權團體、律師不夠重視受害者,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大呼冤枉,聯盟強調,支持廢死與關心受害者之間並不衝突也非互斥,社會應該討論的是究竟執行死刑是否真能撫慰受害者?真能遏止犯罪?

 

不過,律師李勝雄認為,其實終身監禁是比死刑更嚴重的懲罰,「留著他,是要他認錯、悔改;而打死他,他就沒有認錯、贖罪機會!」

 

李勝雄沉重表示,批評加害人辯護律師,是不了解國內訴訟辯護制度。他們當然關心、同情受害者,但仇恨一直留著,對受害者真的是好嗎?以牙還牙的作法,能讓社會更進步嗎?像二二八受害家屬,追求真相平反、補償,但從沒要蔣介石的後代來代替受懲罰。

 

「社會已喪失討論空間」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系副教授姚人多說,社會為何有很強烈的聲音想看到有人人頭落地,反應出一種停滯不前、對政府缺乏行動力的深沉焦慮。「站在廢死立場,不執行死刑,並非就是不懲罰加害人!」姚人多無奈說,台灣社會喪失討論的空間,需要冷靜一下。

 

 

創作者介紹

賴佳微‧台灣第一個七年級生當檯面上政治人物

freyafre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成
  • 亂世用重典
  • 訪客
  • 看法相同 +1

    第一次投票的無黨籍選民 看在這篇 給予支持

    台中警察 給予我的"印象" 是 壞人不抓 只抓交通

    被人打傷 也要求 雙方和解 不幫 被害人 只幫壞人的感覺

    (目前狀況可否不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